11名儿童遇难
2020-05-07 01:5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1年,北京关停农民子弟工学校时,引发了当地外来务工人员的伤心,为什么我们在为这座城市做贡献时,我的娃不能得到平等的教育权?为了政策的大方向,农村的学校已经从55万所减少到26万所,大量的学生因而流失。现在,我们难道还要继续让更多的孩子失学吗?

贵溪校车事故发生前,黑幼儿园就已经存在很多年。既如此,为什么当地的教育部门不予以取缔,而是任由其发展?说白了,黑幼儿园的诞生和发展,是因为当地教育部门无法保证适龄儿童的入学,再加上前些年的撤点并校,致使很多农村的孩子不得不去黑幼儿园。

既然如此,那就敞开办学,让更多的社会资源加入。只要对这些加入的社会资源予以规范管理,并建立完善的监督机制,这样不但能让更多的孩子回到校园,更会让很多留守儿童的父母们能放心地在外地打拼。如今,当地强制关停黑幼儿园,那些失学的孩子们怎么办?

关闭黑幼儿园不可怕,但关闭后被迫失学的孩子才是最令人揪心的。这种头痛割头,脚痛剁脚的做法,在今天,在我们的上级部门眼中是很平常的事。用这种壮士断腕的勇气,虽然能一时地化解矛盾,但被断掉的民生又该如何维系?

12月24日,江西贵溪滨江镇洪塘村,一辆超载接送孩子上幼儿园的面包车侧翻坠进水塘,11名儿童遇难。随后,一些没有通过审批手续的“黑幼儿园”被关停,没有达标的校车被停运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因为许多幼儿园被关停,又导致了2500多名留守儿童失学。(12月31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ikanwo.cn甘肃省临夏市追潮以广告有限公司 - www.aikanwo.cn版权所有